日本老字号旅馆因疫情倒闭,资生堂8000员工开始远程办公

按行业来看,受影响的企业中制造业为944家,数量最多,其次是批发业的832家。同时也有44%的企业回答称,虽然目前影响还没有显现出来,但“今后有可能受影响”。

日本电通也于2月25日宣布,东京汐留总部大楼的5000名员工从26日开始改为在家办公。该大楼内的一名50多岁男性员工的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电通暂未确定在家办公的期限。

“如果这个时候感染了新型肺炎,将对3月报名参加就职活动产生影响。绝对不想得病”,参加说明会的一位大三学生戴着口罩说道。另外已经参加了多家企业面试的大三女生表示,“因为戴着口罩,对方记不住我的脸,很让人头疼。通过积极提问和回答来让对方记住我的名字”。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大型日本企业宣布启用灵活办公制度,要求员工在家办公或错峰通勤。化妆品公司资生堂宣布在2月26日至3月6日期间,原则上禁止约8000名员工到公司上班,占日本国内员工总数的3成。与欧美大型化妆品企业相比,资生堂对亚洲市场的依赖度较高。在疫情蔓延之际,资生堂的业绩前景充满不确定性。

共同社指出,日本政府将经济形势评估维持为“温和复苏基调”,但2020年一季度实际GDP有可能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艰难局面仍将持续。

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2月13日的报告指出,2020年第1季度日本旅游相关损失可能达到约13亿美元。

日本国家旅游局(JNTO)2月1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1月访日游客人数比上年同月减少1.1%。2月以后中国游客的锐减预计难以避免,其他国家游客预计也将因日本国内的疫情放弃这一目的地。

日本财务省19日公布的1月贸易统计初值(以通关为准)显示,面向主要国家和地区的出口与上年同期相比齐齐下滑,香江超级大亨投资2月起疫情蔓延则雪上加霜,或将造成日本贸易进一步萎缩,日本经济的停滞感日益明显。

当问及受影响的具体内容时,企业主要回答称“取消、延期去当地出差的计划”(39%)、“难以从当地供应商那里采购”(36%)以及“销售额减少”(33%)。

除旅游业外,日本制造业和批发业也遭受疫情的打击。东京商工调查公司2月中旬的调查显示,有效回复的12348家企业中有2806家企业称疫情已对企业活动造成影响,占总体的23%。

据共同社介绍,爱知县蒲郡市的老字号日式旅馆“富士见庄”本月中旬倒闭。团体游客因疫情接连取消预定给这家1956年创立的旅馆带来巨大冲击。据东京商工调查公司介绍,该旅馆计划近期向名古屋地方法院丰桥支部申请破产。

受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扩大影响,日本旅游业遭受重创。爱知县一家接待中国团体游客的旅馆将成为日本首个受新冠病毒影响破产的案例。

31岁的旅馆社长伊藤刚表示:“虽然是上一辈人维持下来的宝贵旅馆,但是没有客人就毫无办法”,“像我们这样地方温泉街上的旅馆,即使感染不再蔓延,客人也很难回流”。对于疫情,伊藤称“希望早日平息,但新冠病毒已开始一点点地影响地方经济”。

记者 | 田思奇

日本政府此前设定了2020年接纳4000万访日外国游客的目标,意味着同比增加25%。但疫情扩散让这一目标显得遥不可及。2019年,访日中国游客达959万人次,占到整体访日游客的3成,在各国家和地区中居首。

眼下适逢日本应届毕业生的求职高峰,据《日本经济新闻》介绍,在东京举行的就职说明会上,身穿求职套装的学生们一个接一个在入口进行手部消毒。


Powered by 香江超级大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