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疫情中无法返校,澳大利亚大学补助7000元“曲线赴澳”

本月1日,澳大利亚开始禁止来自中国的乘客进入澳大利亚。禁令宣布后第二天,74名中国学生在澳大利亚机场被扣留,引发了中国使馆和各学校的抗议。

这名讲师透露,聘用多少兼职教师要视学生的注册人数而定,而兼职老师的合同中需要明确学生的人数,“大家都在恐慌”。

澳大利亚政府声明还要求从中国返回的本国公民和永久居民在返澳后进行14天的自我隔离观察。

据莫纳什大学2020年的收费标准,会计专业本科学生一年的学费需3万澳元。

目前澳大利亚有17例确诊病例,其中包括两名从“钻石公主”号上撤离的乘客。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澳大利亚大学开始为新学期担忧:马上要开学,却还有数万名中国学生无法返回澳大利亚上课。

公共政策智库格拉顿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统计显示,2017年,八大名校联盟中的悉尼大学从接收国际学生上获得了7.5亿澳元收入,其中三分之二来自中国留学生。同年,该校的营业盈余达到2亿澳元。

对于学校而言,如果出现大规模学生取消课程的情况,为了止损,减少兼职教师的数量是最直接的解决办法。除此之外,学校的研究费用也可能受影响。

提示中写道,离开中国后,在其他国家停留了14天且近期没有与新冠确诊病例接触的学生,“将被欢迎来到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发布的新冠疫情说明中也进行了类似的暗示。

《澳大利亚人》报、澳大利亚八大名校联盟(Group of Eight )以及悉尼科技大学和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进行的联合调查显示,在这10所学校注册就读第一学期课程的10.9万名中国学生中,还有超过60%的学生如今依然留在中国。

据路透社2月21日报道,西悉尼大学的发言人证实了该消息,表示学校为协助学生返校,将提供1500澳元的一次性补助。

为了帮助学生返回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将为通过第三国抵达澳大利亚的学生每人提供1500澳元,以补贴机票和14天的住宿花销”。补贴将在学生抵达澳大利亚后发放。

八大名校联盟中的莫纳什大学则宣布推迟开学时间,香江超级大亨资质从原定的3月2日推迟到3月9日。开学后第一周的所有课程将在网上授课,学校还将与中国留学生联系,以协助留在中国的学生上课。

记者 | 安晶

为了让中国留学生继续上学,澳大利亚大学想出了推迟开学时间、网上教学等各种办法。

本周,网上流出了西悉尼大学致国际学生的电子邮件。邮件中写道,校方很理解学生想立刻返校上课的心情。

澳大利亚政府2月20日发布新规,将针对中国乘客的旅行禁令继续延长一周,至本月29日。但各大学将于2月底和3月初陆续开学。

国际教育是澳大利亚第三大出口产业,仅次于铁矿石和煤炭出口。2018年,国际学生为澳大利亚创造了320亿澳元的收入,其中三分之一来自16万名中国留学生。

本周四,澳大利亚政府再度宣布延长禁令,将目前实施的禁令延长至2月29日。

悉尼大学的学生会秘书长Abbey Shi表示,已经有留学生开始考虑选择去加拿大等其他国家,“谁会愿意每年花4万澳元,却只能在中国上网课?”

图片来源:Twitter图片来源:澳大利亚内政部图片来源:格拉顿研究所图片来源:莫纳什大学

如果这6.5万多名学生由于迟迟无法上课而取消第一学期课程,这10所学校将面临12亿澳元的损失。

而在学校发布的“返回澳大利亚”提示中,学校也对学生可经由第三国进入澳大利亚做出了暗示。

面对政府禁令,悉尼大学宣布将按原计划于2月24日开学,但推迟了部分国际学生人数较多课程的开课时间。该校预计大约有1.4万名学生受到禁令影响。

新南威尔士州的西悉尼大学更是想出了绝招:愿为每名无法赴澳的中国学生支付1500澳元(约合人民币6953元)的一次性补助,以便学生先前往其他国家,再从其他国家进入澳大利亚。

根据禁令规定,在过去14天内离开中国或者经中国转机的乘客均不得进入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公民及其直系家属、永久居民及其直系家属、居住在澳大利亚的新西兰公民以及外交官员除外。

澳大利亚卫生部下属的联邦首席医疗官和澳大利亚健康保护首席委员会(AHPPC)表示,这一数字说明澳大利亚防止疫情扩散的措施是成功的。

除了学校担忧,老师也对禁令可能产生的影响表示不安。一名悉尼大学的讲师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学校的兼职教师已经感到“恐慌”。

但对于将国际学生作为重要收入来源的各大高校而言,这个禁令意味着风险:如果这些中国学生选择在其他国家学校就读,将造成巨额损失。


Powered by 香江超级大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