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多所大学陷入破产危机 疫情并非全部原因

   

  报告并未提及这13所大学的名字,但表示“他们目前共计拥有13万左右在校生”。

  7月6日,美国联邦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宣布,暑假后继续采用“上网课”形式教学的美国大学,将不能继续接纳国际生注册。

  此外,国际学生人数的减少、大学教职员工退休金负担日益沉重,都是早在疫情肆虐前很久就已存在的问题。

  鉴于此措施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大选选战的副产品,在11月3日美国大选投票前,这一趋势将几乎不可能收敛,而其影响则更有可能持续多年。

  正如代表美国1800家大学和学院的美国教育协会(ACE)副总裁法恩斯沃士所说,这“意味着更多不确定因素和迷惘”;或干脆更直白地说,这意味着本已大幅减少的美国大学留学生收入,将“再下一个台阶”。此外,这也招致各大高校反对,哈佛大学、麻省理工表示将起诉美国政府。

  而且美国至今仍是国际间人员往来“因疫情被限制”最严重的国家,这意味着即便“重启”,导致两国大学财政问题的“疫情因素”,也很难骤然减轻——至于“非疫情因素”就更不用说了。

责任编辑:朱学森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全球多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

  不仅如此,据最新的麦肯锡2020美国秋季入学报告显示,如果继续采取“上网课”形式,暑假后美国大学新生入学率将下降15%,导致近70亿美元亏损;倘若美国高校总体入学率下降20%,则美国高校会因此导致190亿美元亏损。

  疫情所造成的“网课盛行”和“限行措施”所带来的国际生注册数下降,固然导致各校资金链的“绷紧”,但正如许多观察家所坦言,国际生尤其是中国等热门生源地国际生来源的大幅减少乃至枯竭,实际上是特朗普上台,尤其中期选举结束以来,已持续一段时间的趋势。

  而福布斯通讯社日前预测,由14所美国知名大学组成的“Big Ten”盟校,自年初以来已累计亏损17亿美元。

  但随即有人指出,所谓“140亿英镑”其实不过是早在2019年8月宣布的、为期3年的教育预算,既非新增资金,也远非都投入高等教育体系。

  在此严峻形势下,拥有历史长达174年的伊利诺伊州麦克默里学院在暑假前永久关闭,俄亥俄州富兰克林大学的乌尔巴纳分校也宣布关闭。

  IFS报告指出,英国大学过多过滥,其中许多院校的公信力和财务资信低下,导致其难以吸引更多学生就读,从而影响财政收入。

  如果说英国的救助情况是杯水车薪,那么美国的措施则不啻抱薪救火。

  疫情令危机加剧,但疫情远非全部原因

  □陶短房(专栏作家)

  CEO贾维斯甚至曾表示“让财政不佳的大学破产是最佳解决方案”、“政府和监管机构只要确保破产大学在校生不至因此失学就算尽到责任”。

  而不佳的财务收入状况又令其财务资信每况愈下,并更难吸引学生注册,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6月30日和7月1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推出了所谓“英国版罗斯福新政”框架,宣称将向学校体系投入140亿英镑。

  2018年,其高等教育监管机构和一些相关组织负责人,如“学生办公室”主席巴伯爵士就曾表示,英国“不应有大到不能倒的大学”,并表示“政府不会也不应救助面临破产的大学”,“英国大学联合会”(UniversitiesUK)。

  当然,疫情令问题更加严重是不争的事实。

  但更多的研究表明,导致英美大学陷入困境的原因很多,疫情固然令危机加剧,但远非危机成因的全部。

  原标题:英美多所大学陷入破产危机,疫情并非全部原因

  这也意味着,那些濒临破产的大学能否得到、能得到多少“解渴之水”,实在难期乐观。

  7月6日,由英国财政研究所(IFS)发布的一份研究成果报告显示,如果得不到必要的政府补助,至2024年,英国将有13所大学陷入破产危机。

  美国多项研究结论也表明,全美及各州所普遍采取的“限行及封闭”防疫措施,导致大学多项主要收入,如学生注册费用、食宿费用的大幅减少。

  美国的情况也大同小异。

  不论英美,都将大学包括破产危机在内的运营困难,归咎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英国执政的保守党政府一贯奉行“市场化”原则,对加强政府补贴持抵制态度。

  越来越多研究显示,新冠疫情的持续“高潮不退”,已令许多英美大学陷入破产危机。

  IFS报告称,疫情及疫情应对措施导致网课流行、国际生注册下降,以及学生宿舍、食堂、会议室等大学收费项目收入的下降、甚至枯竭。

  英美众多大学面临破产危机

  “杯水车薪”与“抱薪救火”

  报告称,如果没有政府的具体纾困计划,这13所大学中至少有12所“破产可能成为一个非常现实的前景”,而政府的回应“对这些大学的未来至关重要”。

  当时英国内阁也曾含蓄表示,“大学破产只能证明该大学经营不佳,如果政府救助这些大学,就等于奖励落后”。

  这13所大学存在严重的财政赤字、经费紧张、现金流断裂等问题,需要约1.4亿英镑现金注入,或相应规模的债务重组计划,以便使其在未来“保持最基本的活力”。

  随着疫情的影响和形势的严峻,保守党政府近期悄然改变了基调。

   

  面临破产危机的远不止英国的大学。

  一些美国大学的校友会、家长会等机构抱怨,新冠疫情“国际化”以来,他们收到了较往年同期多得多的母校捐款呼吁书,令他们不胜其扰。

  日前美国俄亥俄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等院校相继传出因收入减少、债务及赤字增加而被迫大幅度裁员、减薪、不自动延续合同的消息。


Powered by 香江超级大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